AG视讯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14:59:3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伤人黑熊或是下山饮水觅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专家:应制定全国层面的补偿标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9日,李昌泽曾前往马角镇政府协商,相关领导告诉他,这些问题由市里决定,“镇上说了不算”。5月20日,该镇一位副镇长也告诉澎湃新闻,补偿费用及生态移民事宜,由市政府牵头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事件中的黑熊为“亚洲黑熊”,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国家保护动物伤人后“谁来补偿、如何补偿”,成为死者家属及舆论关注的问题。死者唐容的丈夫李昌泽告诉澎湃新闻,妻子及另外两名村民的遗体已被送到江油市殡仪馆,家人正等待政府善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明海认为,对于受害者的损失认定及具体补偿,应该由中央政府统一制定,或“提供一个国家认可的标准”,各地政府参照执行,差异不应过大。 “每个省的实际执行情况,可能略低于或略高于标准,但至少让每个被补偿人心里有一杆秤。”张明海说,保护野生动物不该走向另一个极端,“野生动物造成伤害后谁来管”,这一问题的答案应该更为明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很多翼装玩家,也并非网上所说的“富有后浪”,而是非常节约的。Will介绍道,自从玩跳伞后,自己几乎再也没买过超10美金的衣服鞋子,“读书的时候,跳伞的费用都是从生活费里一点点节约出来的,我会衡量哪些生活开支是不必要的,然后砍去它。现在主要就是靠教跳伞和翼装的时候赚点钱,然后赚取的学费我又拿去自己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(绰号)。上周末,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,“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,但我们的圈子很小,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,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。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,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东北地区,黑熊冬季‘蹲仓’,春季则会外出,饿了一个冬天,到处找食物;而在秋天,农作物熟了,黑熊经常到农田地里去偷吃。”张明海认为,四川地区气候较东北暖和,生活在这里的黑熊不需要“蹲仓”,“但偶然性的天气变化导致食物、水源短缺,熊会扩大活动范围,进入人类活动区域觅食”,进而发生伤人事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